借我喑哑无言,不管不顾不问不说也不念

我总是能梦见一个家 一个在北站的老家背面 用一种非常繁复的方法才能到达 这个家出现在我梦里很多次 以至于我每次在梦里都信以为真 而且可以想起之前梦里来过的各种回忆 这个家明明有电梯 但是每次上去都要走一大段的楼梯经过一个商场 翻阅一道很难翻越的墙 每次去感觉自己不记得怎么去 但最后也终于到达 我却记不清家里的装潢 感觉每次都不一样 梦见晚上和小学时的玩伴一起回家的时候 惯常走的那条路上有一个女酒鬼 看起来阴森可怕 所以逃也似的跑了出来 我灵机一动带她走了那条复杂的路 其实我心里是忐忑的 不知道是否能够真的抵达 走了好久 经过了好多人 好多陌生的路 在翻越最后一堵墙之前她就消失了 后来我也终于到家 爸的手机发着紫色的光 他说要贴一个什么贴才能让视觉恢复正常 贴上还真是 说是xx要来家访 我说那让他去河东的家还是这个 爸说这个吧 于是我躲在自己屋里的被窝里 直到xx走 我问爸 他都问你啥了 还没等说我就醒了 直到今天梦醒 我才发现 这个家其实不存在啊

你的梦
让我来帮你补吧